南通神秘富豪被判16年:围猎企业家赴境外赌博 有人一夜输掉5000万,南风股份最新消息,南风股份最新信息

《 南风股份 (300004)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南通神秘富豪被判16年:围猎企业家赴境外赌博 有人一夜输掉5000万
2020-06-05

  6月4日,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披露一起特大组织境外赌博案。据悉,该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海门人施某某为首。为谋取巨额利益,施某某大肆组织出境赌博,涉案赌资超13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赌博的近百名人员中,绝大多数为企业家,有的赌客一夜狂输5000万港币。

  警方通报信息显示,现年43岁的施某某,对外身份是澳门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企业家”。2007年开始,施某某就开始围猎境内企业家赴澳门赌博,“四处结交商界名流,有实力的企业家都是他的目标客户”。

  在长达11年的作案后,施某某于2018年5月被抓捕,但到案后,施某某对于组织境外赌博的行为拒不承认,几乎“零口供”。除此之外,据南通长安网,该案于2019年11月8日一审宣判后,施某某等人不服并提起上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初二审终结,维持原判。

  据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裁判文书显示,施某某原名为施春雷,1977年12月出生于江苏省海门市,中国澳门嘉龙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施春雷22岁时就因扰乱社会秩序被罚款,其后的20年间,他因聚众斗殴、非法拘禁曾多次犯罪被判刑。直到2018年12月,施春雷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逮捕。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警方对施春雷定居所监视居住前的2018年1月,据南通广播电视台旗下江海明珠网报道,施春雷当选澳门南通商会、澳门南通联谊会会长。彼时,被称为南通民营企业家的施春雷还任职澳门嘉龙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南通润邦股份副董事长。

  昔日靠经营黑车维生的施春雷,不仅摇身变为“青年企业家”,还成为不少参赌企业家的债主,并肆意指使手下通过非法拘禁、软暴力等手段逼要赌债。而在施春雷围猎的多名企业家中,不乏上市公司高管。

  目前,施春雷因犯赌博罪、非法拘禁罪等,已被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6年,并处罚金1.23亿元。团伙成员顾某、陆某某以及帮助毁灭证据的施某云等其余17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相应刑罚,涉案赌资及非法所得3亿余元同时予以追缴。

  一日揽金300万

  与案发时商界名流形象相比,20年前的施春雷并没有这般光鲜。警方通报信息显示,施春雷发家史颇为神秘,早年间他曾在海门与上海间从事黑车客运生意。之后手头有了一定资金,便开始在农村流动赌场放起了高利贷。2005年,施春雷因参与一场聚众斗殴被通缉,后逃往境外。其间,他混迹赌场并逐渐掌握了其中的门道。

  由于境外赌场刷卡消费手续费高,而赌客又带不了大量现金,施春雷瞄准这一“商机”,做起了“洗码”生意。他利用在赌场开立账户的信用等级,向赌客提供所需赌资的筹码,供赌客在赌场中赌博,结束后再回境内结算。

  在选择赌客的时候,施春雷集中瞄准了“知名企业家”。施春雷将一楼盘售楼处改造成私人会所,结交商界名流、寻找目标。施春雷的会所里有两台电脑专门用于网上赌博,由施春雷安排人手提供赌博网站网址、账户密码,赌客通过网络可实时观看到赌桌上的画面,一旦进行电话投注,施春雷等人则从中获得“洗码”费。

  具体而言,“洗码”费是向赌客提供“洗码”服务,赌场会根据赌客流水,给予1%-2%的佣金。为获得更大收益,一些赌客会暗地参与地下赌场赌博,即根据赌场台面上的赌博情况,在地下赌场同时押注,与地下托底公司赌博。施春雷等人则在托底公司占成押注,以期斩获可观收益。

  施春雷等人曾通过上述方式,在短短一天时间揽金300多万。2018年3月20日,赌客张某在澳门一家赌场赌博,同时在地下赌场押注,台面与台下赌资1:1,施春雷在地下托底公司占成45%,张某台面输235.05万港币、赌资达600万港币,而施春雷犯罪集团从中获利340.82万港币(312万元)。赌客赢钱时,常常会给陪同人员送“喜钱”。由于赌资巨大,“喜钱”也数额不菲,“马仔”刘某某就曾在一天时间获得10多万港币。

  围猎企业家

  多名企业家参与境外赌博后,深陷巨额赌债困局。赌客沙某称,2016年至2017年,施春雷等人轮番带人到自己公司,“有时候把我关房间里整个通宵,弄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沙某在无奈之下,先后将持有南通威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威望实业”)17.7583%的股权(折抵赌债1.7亿元)、名下位于南通市崇川区的36间店面转让给施春雷等人。

  公开资料显示,南通威望实业有限公司为A股上市江苏润邦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润邦股份”)控股股东。案件信息显示,2017年1月17日,沙某将自己持有股权转让给施春雷用以折抵赌债。当日,润邦股份公告了威望实业股东沙明军股权转让事宜。公告显示,2017年1月17日,润邦股份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威望实业”股权结构变更通知,威望实业股东沙明军将其持有威望实业的670万元股权全部转让给吴建、施晓越、施春雷以及孙东波,其中施春雷通过威望实业间接持有了润邦股份17.7583%股份。

图源:润邦股份公司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润邦股份公告显示,1962年6月生的沙明军,曾在1980年起先后任通州市金属机械厂厂长、南通虹波电力机械厂厂长、南通虹波机械厂厂长、南通虹波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等多个职位,还曾担任江苏省南通市工商联(总商会)金属商会会长。

  2017年1月17日,润邦股份公告称,沙明军离任公司董事一职,离职为个人原因。而据警方公布信息显示,正因染上赌习,沙某此前经营良好的几家公司资金周转出现问题,面临破产风险。

  除此之外,被害人还有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的仇某某。裁判文书显示,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施春雷以张铃系被害人仇某某情人为由,要求仇某某承担张铃欠下的赌债港币360万元,并安排多人多次到仇某经营的江苏省海门市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索要赌债。

  公开资料显示,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下称“中兴装备”)法人代表为仇云龙,其母公司为华南地区规模最大的风机上市公司南方风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风股份”)。2014年,南风股份以19.2亿元完成对中兴装备100%股权的重组。被重组后的中兴装备,实现了2013年至2016年的业绩承诺,并成为贡献南风股份净利润的“主力”。彼时,中兴装备控股股东为仇云龙,而仇云龙也是与南风股份签订业绩承诺的主要代表。

  但随后的2017年,中兴装备出现业绩大幅下滑。2018年1月30日,南风股份公告,因全资子公司中兴装备经营业绩不及预期,修正公司业绩预告为同比下降65%~95%,而南风股份此前预计,其2017年的业绩同比上涨135.14%~165.13%。

  随后,中兴装备盈利持续不达标,2018年南风股份对中兴装备计提商誉减值损失6.01亿元,这样成为导致南风股份2018年的净利润亏损10.39亿元主要原因。目前,南风股份已被举牌,而作为南风股份第四大股东的仇云龙股份已全部质押,其已离任南风股份总经理一职。

  除此之外,海门某建筑公司负责人殷某,也于2012年至2018年,在施春雷等人多次向殷某提供赌博网址、账号密码,在天津、海门等地进行境外赌博,总赌资高达2.5亿余元。江阴籍赌客胡某参与赌博,并通过施春雷“出码”,欠下96万元赌债。施春雷安排人手在机场强行拦下胡某,将其带至宾馆。途中,胡某被扇数个耳光。遭非法拘禁后,胡某被迫在96万元的还款协议上签字。

(文章来源:时间财经)

版权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件著作权,任何公司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将《十秒看财报》用于商业行为,金投股票网保留所有权利。如需付费授权使用,请联系微信 nmw160 。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南通神秘富豪被判16年:围猎企业家赴境外赌博 有人一夜输掉5000万,南风股份最新消息,南风股份最新信息